警务资讯

  • 警务要闻
  • 六安警讯
  • 警营风采
  • 图片新闻
  • 公示公告

您所处的位置:首页 >> 警务资讯 >> 警营风采

忆 母 亲(舒城县局 周先和)

发布时间:2020-07-04 16:48 新闻来源:六安市公安局 点击率:

舒城县局经侦大队 周先和

母亲去世已经六年了,她的照片一直挂在我的书房里,音容笑貌时刻烙印在心。曾有多少次,我想写关于母亲的文字,可提笔时却屡屡受挫,生怕写不好,就这样一晃六个年头,一颗亏欠的心,走走停停,终于在此次疫情中“爆发”。新冠肺炎疫情让我们感受到生命的脆弱,亲情的可贵,清明节后,我把思念敲进键盘,与文字一起飞舞……

如果追溯母亲在我头脑中最早的记忆,是在我四、五岁的时候。一次母亲带我回娘家,到一个叫山井的村庄去,印象里走了很长的路,穿过一垄垄稻田,到处是绿树掩映的村庄,头上是蓝天白云,我第一次出远门,开心极了。

还有一次,母亲带着我打猪草,我们穿过清水河,到河那边的一个村庄里去,那里各种野草非常茂盛,我和母亲各自的篮子都装满了,回去的路上,经过一个代销店,我趁母亲不注意溜了进去,看到各种颜色的圆珠笔,非要缠着母亲给我买一支,那时我大约在上小学二、三年级,班上很多同学都有这种笔,母亲最终在我的哭闹下掏出身上仅有的几角钱,给我买了一支,这也是我童年的快乐记忆。

童年的快乐是短暂的,而留下给我更多的回忆是苦涩的,随着我们兄弟姐妹五人逐渐长大,家中的生活越来越困难,那时,我国刚刚实行改革开放,农村开始实行包产到户,虽然日子比大包干有所好转,但父母起早贪黑的拼命劳动也只能使全家勉强填饱肚子,为了解决家中生活的难处,也为了以后我们兄弟三人能成上家,父母决定把我过继给单身的二叔,可我毕竟不是二叔亲生的,他不知道爱,我经常吃不饱肚子。记得有一天中午,我和小伙伴放学回来,别的人都高高兴兴回家吃饭去了,可我的“新家”却铁将军把了门,二叔不知到里去了,我只好在门坎上呆呆地坐着,一只老鹅可能也是饿了竟吼叫着向我宣泄起来,把我吓得连忙躲开了。我肚子在咕咕叫,不知不觉中,来到家中后院踯躅徘徊,一阵饭香使我头晕,这时,正好母亲出来了,看到此情,得知我没有饭吃,一把把我抱住,泪水直流,口中楠楠地说“不去了,不去了,我们饿死都不让你去了。”这样,我又回到贫穷但温暖的大家庭中。

母亲的勤劳是全村出了名的,在我记忆中,母亲身影瘦削,但走起路来风风火火,在农村各种繁重的劳动中,从不叫苦叫累。在我们兄弟上学的时候,每天很早就起床,把锅里的饭炒好,让我们吃饱了去上学,自己再去河边洗衣,然后还要到田里去干农活。母亲养的猪又肥又壮,全是家中节省的一些剩饭剩菜或碎米稻谷养的,在好的年份,一年养两头,到年关,一头自家杀了,把肉卖给村子上周围邻居,贴补家用,另一头卖了给我们凑足学费。

有一天傍晚,我家一头肥猪失踪了,我们全家还有隔壁邻居到处寻找都不见踪影,母亲急得大哭,后来在一户人家后院墙的夹缝中找到了,因为长得太肥了,钻进墙缝中不得出来。

母亲的善良和乐于助人的品德更是赢得全村人的尊敬,小时候,记得只要有“要饭的”到村庄来,母亲总是带头送去饭菜。平时,哪家有什么困难需要借什么东西,母亲都毫无保留地周济乡邻。母亲心直口快,即使与人有什么矛盾,也很少放在心里去,有时父亲因为脾气暴躁与乡邻发生纠纷,母亲也从不袒护他,而是先指责父亲,使大事化小。母亲因此在村子里人有很好的人缘,很多人都把母亲作为值得信赖之人,把家里一些芝麻大的事情都对母亲讲,因此,母亲成为村子上信息灵通人士,我和二哥在上中学的时候,还送给母亲一个雅号叫“新闻记者”。

母亲曾经对我们说过,我的外婆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,她没有上过一天学,自己的名字都写不来,但她和父亲一样,对我们读书非常重视。她曾对我们说过:三代不读书,就会不如猪。因此,母亲和父亲在极其困难的环境中,靠从农田中非常有限的收入,时常东凑西借,使我从小学一直读到大学,其中在高中还补习二年,二哥也读到高中,后来因为家中实在困难放弃了高考的机会。

在一个农村极其贫困的家庭中,培养出一个高中、一个大学学历的人,在周边村子都是少见的。尤其在农村早稻和秋种繁忙的季节中,繁重的劳动使父亲和母亲的身躯难以承受,有的亲友要求把我们书停下,回家劳动,但都被父亲和母亲坚决地拒绝了。

2004年,劳累一生的父亲不幸患癌症去世。在父亲从发现患病到治疗、病情有所缓解到后来又恶化这数年间,主要由母亲负责照顾父亲,我们做子女的只是偶尔回家看看,父亲本来脾气就十分暴躁,再加上病魔的折磨,性情可想而知,母亲因此不知承受多少委屈和痛苦,但是她从不在我们下辈面前叫苦叫累。

父亲去世后,母亲为了不给子女家庭增加负担,坚决要求还在原来的农村老屋居住,有时候,她在想念我们子女的时候就到我们家小住几天,但一般都不超过三天,很快匆忙离开。母亲有时也性情急躁而倔强,一但决定离开,谁也拦不住。

2014年清明节,在父亲去世10年之后,母亲也走了。母亲也是患和父亲同样的病去世的。在母亲生病住院的日子,我和兄弟姐妹轮流陪同母亲,母亲尽管知道自己得了不治之症,但非常乐观,几乎把生死看得很淡,一点看不到悲观的情绪。后来,尽管我们全力治疗,但母亲病情最终恶化,一天清晨,我们看到母亲喉咙吸气非常困难,已经讲不出话了,但她似乎要说什么,我感到母亲的思维一定还是清醒的, 母亲一定舍不得离开她的至爱的子女们,我看到一颗浑浊的泪珠从母亲已经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窝里流出,顺着她削的面颊流下。

母亲去世后,在出殡那天 ,村子上几乎所有的人家都放了鞭炮,表示哀悼,这就是对母亲最好的评价。

我的母亲和千千万万极其普通的中国农民一样,一生勤劳、忍辱负重,与人为善,乐于助人,在各种苦难和挫折面前表现坚强和乐观,她虽然平凡,一生中没有任何轰轰烈烈的事件,但踏踏实实地生活和劳动,把自己对家、对子女的深沉的爱融合在平淡的日子里。我看过《平凡的世界》《白鹿原》这样描写中国最底层群众的优秀作品,这些作品中像孙少安、孙少平兄弟,还有白嘉轩等人,正如母亲一样平凡,但这些平凡人身上体现的我们民族的基本优秀品质,正是我们中华民族虽历经磨难但始终生生不息的力量源泉。

我今天无比怀念我的母亲,对母亲有着深深的愧疚心理,平时,没有抽出更多的时间陪伴母亲,母亲一人独居乡下,没有经常去看望母亲,没有带母亲去一些风景名胜转转,没有让受了一生苦的母亲享受到多少快乐。

父母在,人生尚有出处,父母不在,人生只有归途,但愿父母尚在的子女,抽空多多陪伴父母,不要等到人不在的时候,空余遗憾。

母亲,您在天堂还好吗?我们永远怀念您,您和父亲一样平凡而伟大,如果有来生,我还愿意做您的儿子,来弥补今生未尽之孝。